农户亏损严重,一、2013年我国白羽肉鸡生产形势回顾

今年3月底以来,我国南方部分地区发生了人感染H7N9禽流感的疫情。由于H7N9全球首例爆发,百姓“谈禽色变”,较长时间拒绝肉食品;城市活鸡市场关闭,运往外省的关口被封;养鸡农户亏损严重,生产积极性遭受严重打击;种鸡企业产品滞销,价格一跌再跌,企业严重亏损,资金链面临断裂,全行业陷入了严重困境。目前,肉鸡市场正在回暖,生产止跌回升,整个形势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2013年,中国肉业在生产严重过剩、市场持续低迷的困境中,遭遇“速生鸡”事件和“H7N9流感”风波双重打击,行情严峻可谓前所未有,白羽肉鸡从业者不管是种鸡、肉鸡、饲料还是食品行业,全产业可谓处于“水深火热”之中,面对难于自拔的困境,有些人选择了放弃,而有些人选择了压缩生产规模,还在举步维艰、度日如年地坚持着,坚持就有可能胜利,前几年的从业经历和经验算是一丝安慰吧。不过,很多人都关注的还是未来的行情,笔者根据近三十年的从业经历,对2013年白羽肉鸡业形势作一回顾分析,同时,对未来肉鸡业如何可持续发展提出一些探讨性意见,以飨读者。

当前生产形势分析

一、2013年我国白羽肉鸡生产形势回顾

按照以往的产业发展规律,每当肉鸡业遭受沉重打击、市场跌入低谷后,必然会孕育另一个高潮,并带来生产的复苏,形成马鞍形曲线。但今年市场的恢复似乎来得很慢,企业仍然处于困难境地。主要表现为:

2013年全年笼罩在“速生鸡”和“H7N9流感”双击冲击的阴影中,这对本已行情低落的从业者更是雪上加霜。行业人士苦不堪言,不管是白羽祖代、父母代、商品代养殖者,还是饲料厂、屠宰厂,主产业链亏损严重,资金周转不灵,部分企业经营困难甚至倒闭,祖代、父母代种鸡场提前淘汰种鸡现象多发,孵化厂减少入孵计划甚至出现拉毛蛋和停孵,肉鸡养殖补栏积极性不高,屠宰厂产品积压,收购资金困难造成开工不足。整个产业陷入瘫痪半瘫痪状态,人们在漫长的煎熬中等待、观望、期盼,可又一次又一次失望。

产品价格回升缓慢,企业仍然亏损较大
目前,我们公司AA父母代种雏每套售价3元,成本价16元/套,从2012年7月至2013年9月连续14个月跌破成本线;商品代苗鸡每只售价2元,成本2.6元/只,从2012年6月至2013年9月售价均跌破了成本线。现在父母代和商品代苗鸡售价仍在成本线以下徘徊,加重了企业的亏损。

1、种鸡产能过剩、养殖业乱了方阵

资金周转异常困难,生产经营举步维艰
连续多月的入不敷出,肉鸡产业全线亏损,维持正常运行的资金相当紧张。眼下肉鸡市场很难快速恢复,今后一段时间企业经营仍将举步维艰。

祖代种鸡引种量大,造成父母代肉种鸡存栏量大,商品代雏严重供大于求,各代次鸡苗价格连续跌入低谷,且持续时间长,4月初因“H7N9流感”事件,种鸡淘汰无门而被迫强制换羽量大,70天后在7月上中旬陆续二轮开产,这和正常开产的新种鸡的产力重合,导致了鸡苗供应日益饱和,出现超负荷。全年父母代种雏只售2.8元,有时作为商品苗贱卖,商品苗较长月份只售每只0.1-0.9元,接近成本线月份的只有2个月,且经常有价无市,大批种雏、苗鸡仍被无奈销毁,不少企业种蛋停孵,因资金难以为继,出现了30多周龄种鸡甚至开产母鸡超前淘汰的现象,损失十分惨重。2013年上半年,民和股份,这家国内最大的种鸡养殖、鸡苗销售企业,经营亏损1.048亿元;圣农发展,这家涵盖祖代饲养、父母代种鸡饲养、肉鸡养殖和食品加工的全产业链一条龙企业经营亏损2.648亿元;益生股份,除了有较大的父母代饲养量外,这家国内父母代产能最大的祖代企业,经营亏损1.045亿元。由于2011年和2012年祖代引种量连续增加,较2010年猛增43%。除了2013年新增的祖代企业外,处于产业上游的各家祖代企业亏损也都不会太少。

造成上述情况的主要原因在于:

2、加工产品积压、屠宰厂流通不畅

产能全线过剩,市场拉力缺失首先是白羽祖代鸡过剩。按我国现阶段商品肉鸡总体规模的需求,祖代鸡的总量以保持在100万套左右为正常水平,而近年来由于规模失控,祖代鸡的总量节节攀升,2011年突破百万,达到111万羽,
2012年上升至135万羽,今年更飙升至145万羽,超出正常需求量的35%左右,造成父母代种雏严重产大于销。其次是终端产品过剩。由于H7N9疫情冲击时所有加工厂大量吃进低价原料鸡,造成鸡肉加工产品大量积压。全国的积压量我们无从了解,仅据对长三角沪宁苏杭四市的了解,积压量就达到100万吨,按该四市常住人口计算,人均就占有23公斤,要消费掉这么大量的鸡肉,不是短短几个月的事情。可见,产能过剩对生产的压抑力之大,超出了人们的预期。

屠宰行业在经历了2012年长期亏损后,他们希望2013年能翻盘,可是“速生鸡”和“H7N9流感”的接连打击,强有力的舆论导向,使全国不明真相的消费者不敢吃的同时不让吃,屠宰厂在停停杀杀中度过了2013年。由于保持留住工人和合同放养的原因,大部分屠宰厂不仅要在亏损中坚持杀,而且不得不在销不出去的情况下把鸡产品存起来,压满自己的冷库,甚至到外面去租用冷库存货,很多人数算9月初学生开学、盼中秋和国庆消费骤增出库,可惜失算了,前赴后继的养殖量投向消费市场,抑制了庞大的库存量出库,走货慢,库存大,价格上涨无力,收购成本高,原有贮存期较长的压库产品由于保质期问题,厂家不得不赶在年底前出售,加剧了对产品廉价的恶性竞争。部分屠宰、养殖企业及放养龙头企业资金周转困难,肉鸡补栏量受影响,也是造成鸡苗价格持续低迷,致使鸡苗始终在低价位运行的一大原因。

恐惧心理严重,一时难于消除自去年“速生鸡”事件以来,由于媒体的过度渲染,整个舆论界被搞得沸沸扬扬。紧接着,又发生了人感染禽流感的疫情,两层阴影叠加在一起,使人们的恐惧心理到了“谈禽色变”的程度,加上我们业界人士在这个过程中,没有很好地站出来,理直气壮地进行正面宣传消除认识误区,因而,在人们的脑海里,禽肉几乎成了问题食品的代表,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印象。现在要扭转人们的思想认识,并非一朝一日的易事,因此市场也就很难迅速地全面回暖。
«上一页 1 2 … 3 4 下一页»

3、恐惧心理笼罩、市民消费信心不足

“速生鸡”和“H7N9流感”两层阴影叠加在人们心头,使消费者失去了对肉鸡产品的信任,宁愿信其有也不愿信其无,甚至到了“谈禽色变”的地步。而在事件发展和蔓延的全过程中,思想上的误区无法从人们的概念中消除,不管是学校、工矿企业、航空、部队、机关食堂、夜排档还是家庭消费,全社会恐慌。

4、资金链条明显断裂、企业处于崩溃边缘

种鸡生产企业的苗鸡售价一跌再跌,白羽肉鸡主产区山东、河南、辽宁、江苏等地父母代种雏、商品代苗鸡滞销严重,大批鸡苗有价无市。甚至无奈销毁,大型企业每天亏损数十万元,全年累计亏损普遍过亿元。4月份的“H7N9流感”风波后,银行逐步收拢了向肉鸡企业的放贷,养殖企业几乎拿不到银行的贷款,一方面“失血”过多,另一方面得不到有效的“输血”,严重入不敷出,收支不平衡,企业资金难以为继,资金链几近崩溃边缘,不得已压缩生产规模,保持星星之火,以便市场好转时东山再起。

二、造成严峻形势的原因分析

按照以往的产业发展规律,每当肉鸡业遭受严重打击,市场经历较长时间谷底,经优胜劣汰重组后,必然会孕育新的机遇,新的一波行情,但事与原违,在2012年6月父母代种雏、商品雏就跌破成本线后,2013年父母代种雏全年低于成本线,商品雏几乎10个月低于成本线,出现巨亏状况,究其原因: